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二十一章 ?我穷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我穷啊! (第2/3页)

错又如何让自己脱罪。”

  程处默:……

  众人:……

  是这样的嘛?

  知法犯法还可以这样理解?

  艹,今天还真是长见识了。

  另外,你小子看《武德律》就是为了知法犯法?这是又打算对谁下手了?

  算了,算了,不想了。

  程处默晃了晃脑袋,哼哼唧唧说道:“那……那这个我也不看,反正只要我只要不造反,就算有再大的错,最多也就是打一顿板子。”

  好吧,一看就是个不争气的。

  杜荷懒得跟这个憨憨多说,继续低头看书。

  昨天他在城中看好了一块地皮,打算出手买下来,苦于不知买房的规矩,又不想问人,只好跑来翻《武德律》。

  书翻了一页,发现程处默的大头依旧在自己边上,杜荷郁闷的把书合上:“有事?”

  “没啥大事,就是想问问咱们那个糖霜啥时候上市,我爹后天就要去漠北,他走了我就自由了,咱们把糖霜快点上市,等卖了钱好去喝花酒。”

  杜荷一愣:“这个时候去漠北……你爹疯啦?”

  以他对历史的了解,贞观元年到贞观五年这段时间正是有唐以来最冷的几年,漠北草原每到冬季都会有大批牲畜被冻死。

  甚至颉利之所以会被李世民所灭,主要原因也是草原气候突然变的寒冷,但阿史那部却依旧保持着对其它各部的高压统治,最后导致各部纷纷叛乱,阿史那部落独木难支,最终败于李靖之手。

  而如今,程咬金却要在马上入冬的时候去漠北,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程处默知道杜荷是好意,没有计较他言语上的失当,闷声说道:“这是都是没办法的事情,漠北今年又早早下了大雪,边军冻死冻伤无数,为了防止哗变,我爹必须去坐镇一段时间。”

  边军冻死人了?

  杜荷的第一反应就是户部是干什么吃的,扭头看向长孙冲。

  长孙冲正巧抬头,与他对视一眼:“别看我,我爹又没贪户部的银子。”

  程处默也在一边说道:“的确不怪长孙冲他家老头子,谁让咱们的边境往北移了呢,没有过冬的衣服,就是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况且,这次他家老头子也是尽力了,硬是从国库里挤出五万贯来买冬衣,只是……不知道时间能不能来得及。”

  杜荷越听越糊涂,看了两人一眼:“不是有棉衣棉裤么,为什么之前不一人发一套?”

  长孙冲起身起了过来,坐到杜荷身边没好气的说道:“绵衣绵裤很贵的好不好,一套下来两贯多接近三贯,漠北有十万边军,每人一套那就是二十多接近三十万贯,更何况就算有钱,又哪里去弄那么多的丝绵。”

  “丝绵,你是说……,等等,长孙冲,你说的绵衣绵裤是不是指用蚕丝填充的那种?”

  “要不然呢?用麻线?”长孙冲拍着杜荷的肩膀说道:“我说杜二郎你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啊,连绵衣里面填充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杜荷对长孙冲的讽刺充耳不闻,懒得跟这种纨绔子弟废话,此时他已经想起来了,贞观年间是没有棉衣的,更没有棉裤,棉花对于这个时期的唐人来说还属于一种观赏性植物。

  直到后来的天宝年间,棉花才一度流行起来,大唐才有了棉布。

  如此,怪不得长孙冲说绵衣绵裤要两贯多一套,用蚕丝填充的绵衣裤能不贵么。

  发现问题关键的杜荷懒得再多说,扯过长孙冲和程处默:“走,跟我去见陛下。”

  “啥?见陛下干什么?”想到李世民,长孙冲腿有点哆嗦,别看这小子平时姑丈长姑丈短的,真让他去见李二,那也是怂的一逼。

  程处默倒是没啥,皇帝嘛,又不是没见过,笑起来跟邻家大叔似的,多可亲啊,当然,促使他跟着杜荷走的原因是……可是理直气壮的逃课。

  “你去不去,不去我就跟处默去了,回头有好处你可别说我不掂记着你。”杜荷一副爱去不去的表情盯着长孙冲。

  长孙冲能说什么,总不能说怕见姑丈吧。

  于是,三人也没请假(请假也不会给),直接出了弘文馆,做贼似的绕过门下省,鬼鬼祟祟来到了两仪殿。

  此是的李世民依旧在为漠北的事情发愁,长孙无忌的钱倒是给拨下去了,可是想要把钱变成冬衣总是需要时间的。

  更何况今年缫丝的季节已经过去,民间也好,官方也罢,都没有多少存货了,到底能不能凑够两万套冬衣的原料都是个大问题。

  正愁眉不展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