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二十一章 ?我穷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我穷啊! (第1/3页)

  杜荷拜师礼结束的第二天,李世民在两仪殿御书房召开了一次小型的研讨会。

  与会人员有:赵国公长孙无忌、梁国公房玄龄、郑国公魏征、卫国公李靖、英国公李勣。

  会议的主要议题为:贞观四年的第一场雪。

  正所谓胡天八月即飞雪,如今已经是九月中旬,漠北草原早在旬日之前便已经将下一场大雪,积雪深度半尺有余。

  若是往年这种事情自然是大家喜闻乐见,可如今突厥战败,原本处于河套地区的大唐边境向北移动了数百里,如此一来,遭殃的便成了御守国门的大唐边军。

  因为不适应如此恶劣的环境,再加上缺乏御寒的手段,边军将士冻死冻伤者无数,守将无法,只能派出信使回长安求援。

  前方的战报在众人手中来回传递,每一个人看完之后都是心情沉重。

  唐军与突厥人不一样,突厥遇到这样的天气虽然也会死人,但是他们因为不必巡逻,故而可以躲回帐篷里面,所以死伤者并不多。

  但唐军却需要时不时的派人出去沿边境巡逻,哪怕天气再恶劣,也不是逃避的理由。

  如此一来,每次出去巡逻就难免会冻伤几个,伤的多了难免就会出现死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李世民首先开口,面沉似水。

  说什么?怎么说!

  众人面面相觑,这其实就是个无解的死结。

  房玄龄见所有人都不开口,主动说道:“陛下,漠北苦寒,将士御守边境出现伤亡在所难免。”

  伤亡在所难免,听上去冷血,可这却是事实。

  想不让边境的守军受冻,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撤回来,回到原来的驻地,自然就能避免非战斗减员。

  可在场这么多人谁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那可是好不容易打下来的疆土,撤军容易,但再想收回来,只怕就难了。

  李世民何尝不知房玄龄的意思,怒而拍桌:“那就是没办法了是吧?无数将士费尽千辛万苦打下来的疆土,难道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被别人不费吹灰之力的取走?”

  “要不再派人往漠北送些御寒的衣物?否则,这个冬天,军卒们很难熬过去。”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靖、李勣也没必要再装傻,直接点明了主题,要么撤兵回来,要么加衣物,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户部尚书长孙无忌的身上。

  户部掌财权,增加冬衣也是要钱的,户部如果不给力,那就只余一条路可选撤兵。

  至于坚守,就连李二都没有这样的打算,因为那就是在拿人命在开玩笑。

  沉默中,长孙无忌倒是很想坚挺一回,但户部实力不允许啊。

  众目睽睽之下,幽幽叹了口气:“五万贯,户部最多能够拿出五万贯,再多只怕连朝庭的正常运转都维持不下去了。”

  李靖、李勣大惊失色,同时看向李世民。

  朝庭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国库里面只有区区五万贯?

  李世民刀削斧凿般的冷峻面孔微微抽搐,瞬间下定决心:“给,无论如何,必须保证漠北边军的物资供应,其它的朕来想办法。”

  “诺!陛下圣明。”李靖、李勣齐声赞颂。

  五万贯钱,大概制办出两万件冬衣,虽然依旧无法满足漠北近十万边军的需要,但保证巡逻队使用却足够了。

  至于其它没有冬衣的人,大不了守在驻地不出去好了。

  ……

  时隔两日,弘文馆又开学了,再次见面望着一瘸一拐的程处默,杜荷不胜唏嘘。

  这小子竟然没被暴怒的老程打死,看来应该是亲儿子没错。

  程处默倒是没觉着怎么着,依旧笑的没心没肺,在弘文馆门前把两把大‘德’往禁军那里一存,屁颠屁颠就往杜荷身边凑

  见杜荷正抱着一本书在看,纳闷问道:“二郎,这一大早的,看啥书呢?”

  “《武德律》。”杜荷将书举起来,在程处默面前晃了晃。

  “看这东西干啥,老没意思的。”程处默撇撇嘴,Duang的一屁股坐到杜荷身边,然后又‘嗷’的一声跳起来。

  没办法,屁股昨天被他老子打肿了,一坐就疼。

  杜荷翻了个白眼,活该,老子剽窃来的东西你都敢剽窃,没被打死就知足吧。

  等到程处默跳够了,杜荷笑着说道:“这本书其实所有人都应该好好看看,毕竟知法才能犯法,如果你连最基本的唐律都不知道,犯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