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二十章 ?政府采购计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政府采购计划 (第2/3页)

不要与他计较。”

  李世民摆摆手,笑着说道:“陆卿放心,朕不会与他一个小毛孩子一般见识。”

  陆元郎见说,一颗忐忑的心稍稍放下一些,正想让杜荷道歉,却听李世民再度开口:“不过,朕很想听听他的想法,杜荷,既然你说了开源节流,那就说说如何开源好了,你放心,就算说错了朕也不会怪你。”

  真是这样么?杜荷表示怀疑。

  在他看来,李二跟自己就是同一类人,笑面虎罢了。

  上次不过是忽悠了他两千贯钱,结果还没到两天自己就变成了手足相残之辈,之前的马屁都白拍了。

  唉,这该死的封建社会,果然是伴君如伴虎。

  自己那个便宜老子能混到当朝宰辅的位置,不容易啊。

  想着,杜荷微微一笑,先是送上一记马屁,将李二拍的满面通红,接着继续说道:“其实所谓开源,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刺激消费,让钱在市场上运作起来,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从而改变现在大多数人把钱埋在猪圈下面的做法,毕竟钱埋在土里不过就是一堆铜,只有花出去了,那才叫钱。”

  李世民眼前一亮,隐约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仔细想想又什么都不明白。

  但不管怎么说,杜荷的说法跳出了老生常谈的圈子是真的,无论对与错,至少立意新颖,是自己从未听过的。

  一瞬间,李二忘记了之前的不快,对着杜荷招了招手:“过来过来,到朕这里细说。”

  欸?

  杜构呆呆看着白衣胜雪、不卑不亢的杜荷一步步走到皇帝陛下的面前,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自己这个弟弟,到底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诗词,这个不用说,几乎可以稳坐长安年轻代第一;算学,自己到现在还没想明白猴子是怎么把香蕉搬回去的呢;杂学,不管是桌椅还是糖霜,都是大唐前所未见的存在。

  现在,这小子似乎对政务也颇为精通。

  认真想想,眼下就是有人告诉他,你弟弟其实还会生孩子,杜构都有可能会相信。

  其余众人一个个也都在嘬牙花子,这杜家,好像真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别的不说,单说这份胆识,这份见识,自己家的娃就绝对比不上。

  尤其是房玄龄,数日之前他还跟自家老婆说过不让房遗爱与杜荷多接触,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好像是错误的,毕竟以人家杜荷的能力,会不会搭理自家那个傻小子都不一定呢。

  杜荷将众人的反应一一收入眼中,不着痕迹的撇撇嘴。

  一群土老帽,跟小爷谈经济,小爷当年学政治经济学的时候,你们还……嗯,好吧,这群老货那个时候骨头渣子都烂光了。

  来到李世民面前,本以为这位大BOSS会提问,结果提问的却是长孙无忌,老家伙转着手里的酒盏,拧着眉毛问道:“杜家小子,老夫不否认你所说的刺激消费有一定的道理,但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如何改善民生,你的理论似乎跟这个不贴边吧?”

  “不不不,话不是这么说的。”杜荷摇头:“长孙伯伯,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小侄就不多解释了,相信在场的诸位长辈比我这个小年轻要清楚的多。

  我想要说的是,改善民生其实是一个大的课题,刺激消费说白了其实受益最多的是朝廷,因为无论是谁在花钱,税是少不了的,百姓花的钱越多,朝庭收上来的钱也就越多。”

  “那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朝庭的钱越来越多,百姓的钱越来越少?”

  魏征,敢憋死李二鸟的存在。

  杜荷回头看了他一眼,作为一个纪委干部,掺和到经济建设中来本无对错,但如果不懂装懂就是大问题了。

  “魏叔叔,朝庭收税并不是放在国库里堆着的,修路,修桥需要花钱,赈灾防洪需要花钱,供养士兵御守国门同样需要花钱,怎么可能国库里的钱越来越多。”

  “咳……”眼瞅着杜荷就要跟魏征杠上了,李世民连忙打断他们:“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杜荷,你说刺激消费的目的是让富人把钱从地里挖出来,可是朕总不能这样的圣旨吧?就算朕真的下了这样的旨意,你觉得会有人照着做么?”

  那肯定不会啊,谁也不是傻子。

  最关键的是,人家就算把钱挖出来了,他也没地方花不是。

  杜荷摇摇头:“陛下可听过上行下效?所谓刺激消费其实并不是一道圣旨,而是一系列的施政举措。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陛下如今克勤克俭,那么满朝文武自然也会厉行节约,民间一些商人更会效仿朝中诸位大臣,这应该就是咱们大唐现在所谓的节流政策的根本所在。

  可是陛下您想过没有,如果所有人都这样克勤克俭,那么民间生产出来的东西卖给谁呢?

  一件衣服穿十年,这够节俭了吧?可如果人人都这样,对于养蚕缫丝的百姓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十年内生活无着。

  陛下一餐最多只用八菜一汤,一再缩减宫中用度,可曾想过长安周围的百姓却会因此少了许多收入。”

  “杜荷,住口!”一声厉喝响自身旁。

  杜荷扭头,发现正是魏征。

  此时的魏征须发皆张,手指着他道:“黄口小儿仗着有点小聪明,就妄自谈论国事,你知道你刚刚在说的是什么吗!鼓励陛下奢华无度,你这是在误国!炀帝杨广的前车之鉴近在眼前,你身为杜仆射的儿子,难道不知道吗!”

  杜荷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好像被针对了。

  我说什么了,我有说让李世民挥霍无度了么?

  还误国,我怎么就误国了。

  可怜巴巴的看看李二,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笑眯眯的,完全没有帮忙的打算。

  看看自己老师,小老头儿同样对自己怒目而视。

  大哥杜构不用说了,从打进了弘文馆,这老哥那张脸就已经看不得了,一会儿白一会儿青,这会儿都黑了,真希望他能有个大心脏,不要被吓出个好歹来。

  至于其它的老家伙,看热闹都不来及,自然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