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十九章 ?老夫也来考考你(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老夫也来考考你(下) (第1/3页)

  杜荷好歹上辈子好歹也是个网络写手,基本的职业修养还是有的。

  唐诗宋词虽不能信手拈来,但一些经典却是张口就来。

  有了决定,杜荷也不犹豫,微微一笑,迈步上前对孔颖达行了一礼:“学生多谢孔先生厚爱,这就赋词一首,还望先生不要食言。”

  完犊子了!

  孔颖达瞬间面色大变,恨不能狠狠给自己来个嘴巴。

  嘴贱么这不是,好好的陆元郎想要嘚瑟就让他嘚瑟去呗,自己出什么头,这下完了,视若珍宝的端砚怕是要飞了。

  可若是让他把之前说出去的话再收回来,作为孔圣人的地三十一代子孙,这种食言而肥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

  更何况,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尤其是程咬金那个大嘴巴,孔颖达敢保证,自己只要反悔,这老匹夫定会宣扬的长安城尽人皆知。

  一不做二不休,孔颖达也是个狠人,既然不能反悔那就赌杜荷必输无疑好了,自己之前已经限定了范围,以重阳为题赋词一首,若是这样依旧输了,那也是命里该着。

  “老夫向来说一不二,今天当着先祖画像更是不会反悔,杜家小子,来吧,别让陛下久等了。”

  “如此……,先生且让让学生稍稍考虑一二。”杜荷行了一礼,假模假式的低头思考起来。

  反正孔颖达已经说了,限时一炷香,时间还很富裕,不用白不用。

  更何况上一次抄诗那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这次如果还是五步成诗……。

  杜荷记得某位大手子曾经说过,比别人领先一步的是精英,领先两步的是栋梁,领先三步的是天才,领先十步的……那是妖怪。

  而妖怪往往不会有好结果,通常都会被丢进柴火垛里烧成灰。

  杜荷活得好好的,一时半刻还不想死,所以……还是老实一点,适当的装一下天才就可以了。

  众目睽睽之下,杜荷转了几圈,就在众人等得有些不耐烦时,脚步突然一顿,面露一丝喜色,将手里折扇往院中芙蓉树一指:“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气遇(欲)重阳。”

  “好,好一个芙蓉金菊斗馨香,单凭此句,冲远怕是输定了。”李世民虽不善诗词,但鉴赏能力却是有的。

  冲远是孔颖达的字,作为孔圣人的嫡传子孙,小老头的学问自然非同一般,就算没有李二的提醒也知道自己输定了。

  失望之余不禁摇头苦笑,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悔不当初啊!

  杜荷将李世民的话听在耳中,心中暗自好笑,这可是大宋朝宰辅晏殊的词,能不好吗?

  想着,也不让在场众人久等,直接把后面的一段也背了出来:“远村秋色如画,红树间疏黄。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

  一首《芙蓉金菊斗馨香》背诵完毕,全场万马齐喑。

  鸿雁来时,无限思量。

  在场的老家伙们那个不是活了半辈子,数十年时间,历经三朝,战乱、统一,再战、再统一,尸山血海中,亲朋故旧十不存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孔颖达喟然长叹:“罢罢罢,这次老夫输的不怨,杜家小子,老夫那砚台是你老师的了。”

  杜荷知道现在不是卖乖的时候,连忙行礼:“多谢先生成全,失礼之处,还望先生海涵。”

  孔颖达摇头:“什么先生不先生,你父与老夫虽然算不上至交,却也曾经同为十八学士,今后你若有心称老夫一声叔父足以。”

  孔老头也是要脸的,人家一个小屁孩,在不足半柱香的时间里按照他的要求搞定了一首命名词,质量高到让在场所有人无言以对,他还有什么脸面去给人家当先生。

  场面一度尴尬到不行,就连陆元朗都不知道应该说点啥才好。

  自己这个学生收的简直就是……太特么值了,诗词方面简直无可挑剔,不说碾压大唐文坛,至少也称得上独树一帜。

  就是……,就是其他方面差了些,比如经学。

  所谓经学,其实每个朝代都有不同,比如西汉,当时的经学只有五经,《诗》《书》《礼》《易》和《春秋》。

  到了唐代五经演变成了九经,其中《礼》被拆成了《礼记》、《周礼》和《仪礼》;《秦秋》被拆成了《左传》、《公羊传》和《谷梁传》。

  等到了宋代,九经又变成了十三经。

  至于宋真宗赵恒的‘勤向窗前读六经’,其实指的是西汉之前的六艺,也就是《诗》、《书》、《礼》、《乐》、《易》和《春秋》,不过后来《乐》失传了,更加上董仲舒一翻骚操作,六艺也就变成了西汉时其的五经。

  当然,这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