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十三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第2/3页)



  杜荷并不知道皇宫里发生的这段对话,此时的他正带着自己的跟班杜安在东市乱逛,这边瞅瞅,那边看看,时不时把折扇抖开轻轻扇几下,引得无数年轻女子频频侧目,羡慕的周围许多文人士子发自肺腑的:he……tui。

  然后……。

  “这位兄台,敢问你这扇子是自何处所购?”

  “……”

  “哦,自己做的……,佩服佩服,兄台大才。”

  转身,再次:he……tui。

  杜荷懒得跟这帮人一般见识。

  话说,装·逼要是没人羡慕嫉妒恨,与锦衣夜行有什么区别。

  兜兜转转之下,一家比邻东市市署的杂货铺子出现在眼前,杜荷眼前一亮,唰的将折扇一合,指着那家杂货铺道:“杜安,过去问问,看看他家有糖没有,顺便再问问产自哪里。”

  杜安狐疑的皱起小脸:“糖?公子要买糖做什么?”

  杜荷用扇子在杜安的头上敲了一记:“少废话,让你去问就去问,顺便问问价格。”

  “哦。”杜安满头雾水的跑了,片刻之后又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公子,我问过了,那店里的糖要价五十文,产自蜀地。”

  “五十文?”杜荷顿了顿,产地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价格却让他有点心惊:“你没听错?真是五十文一斤,不是五文一两?”

  杜安重重一点头:“没啊。就是五十文一斤,我还看到有一个中年人用二十五文买了半斤呢。”

  杜荷一颗心是拔凉拔凉的。

  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糖怎么会这么便宜,五十文一斤,这特么还有什么赚头,看来这是天要绝我杜荷。

  大哥啊大哥,不是兄弟不帮你,实在是……实在是老天爷不赏你这口饭吃,兄弟我自顾不暇,你自求多福吧。

  按照史书记载,蜀地自汉代开始便开始种植甘蔗,利州虽然靠近关中,但因为气候的关系,也有很大一批人在栽种。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糖大部分都是红糖和黑糖,白糖或者说糖霜因为产量过低,所以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民间甚至有一斤糖一两银的说法。

  杜荷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带着杜安来东市踩盘子。

  本想着如果价格合适就买一些回去,按照黄泥汤浇淋法试验一下,看看能不能提炼出白糖,如果可以制出白糖,杜构去利州非但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

  可结果倒好,这白糖的价格竟然便宜的……。

  欸,等会儿。

  杜荷突然想到了什么,拉过杜安问道:“你刚刚去问的是什么糖?”

  杜安瞪着无辜的眼睛:“什么什么糖?”

  “五十文一斤的价格是白……糖霜的价格?”

  杜安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杜荷:“公子,你糊涂了吧,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糖霜,那可是贡品,长安城除了有宫里背景的华觞阁,谁有那东西卖啊。”

  杜荷就无语了,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郁闷。

  高兴的是大唐白糖竟然如此稀少,郁闷的自己竟然被杜安这个小家伙给鄙视了。

  算了,还是别跟小孩儿一般见识了,老子好歹也是个文化人。

  扒拉着杜安的脑袋,杜荷没好气的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再给你一次机会,四十五文一斤去买十斤糖回来,买不回来,今天晚上就不要吃饭了。”

  自从杜荷从李二手里忽悠来了两千贯钱之后,人变的富裕了许多,兜里多少也有了些银子,大大方方丢给杜安一块银角子之后,蹲在一边感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后世的白糖一斤三块左右,红糖一斤六块打底,黑糖……六块钱一斤能抢疯喽。

  也不知道是古代人傻还是现代人聪明的过头了。

  总之……爱咋咋地吧,这种哲学问题想多了要么变成傻子,要么变成疯子,老子这辈子才十三,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才不想早早变成傻瓜。

  ……

  东西好之后,杜荷带着杜安,杜安带着糖,主仆二人雇了一辆牛车,晃晃悠悠往家里走。

  等回到家,从打进门开始,杜荷就觉查到气氛有些压抑。

  这一点,早在回家之前就有所预料,倒是不值得大惊小怪,安排杜安把糖拿到自己的院子,杜荷在丫鬟小米担心的目光中叫来了管家杜崇,又安排府上仆役搬来水桶五只,挑来黄土一担。

  另外,漏斗,稻草,一应器物也都一一备好。

  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工作,得到消息的杜构夫妻黑着脸赶了过来,将一应不相干的仆役全部赶走之后,怒不可遏的杜构手拿打神鞭……呃,不是,是手拿藤条,堵住院门,狞笑一声:“杜小二,你还真敢回来!别跑,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杜荷尽管早有准备,依旧被杜构的样子吓了一跳,垫步拧身窜出老远:“杀人啦……!救命啊!”

  “站住,别跑!”

  “不跑是傻子。”

  接连数日的晨练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杜荷跑起来算得上虎虎生风,就是躲避藤条的动作多少有些狼狈。

  片刻之后,杜荷跑不动了,使出一招秦王绕柱,躲到崔氏身后,满头大汗的干嚎:“嫂,嫂嫂,救,救命,我哥他疯了,手足相残啊,你快劝劝他。”

  崔氏被弄的好不尴尬,尽管她也觉得杜荷在这件事情上有些过份,但碍于身份,却不能偏袒杜构。

  非但如此,她甚至还要帮助自己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叔子,否则便会被人说成没有容人之量,或者要谋夺原本属于杜荷的家产……。

  这个家……太难当了。

  “大郎住手。”崔氏也算是有些担当,瞬间想明白了利害关系,张开双臂将怒气冲冲的杜构拦了下来:“大郎,二叔还小,有时候做事难免会思虑不周,看在过世的公婆的面子,你不能对他下如此狠手。”

  “你让开,今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杜构火走一经,尿往上拱,头上汗出如浆,小藤条指着杜荷:“杜小二,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躲到天边也没用,敢不跟家里商量就私下里做出这么大的事情,老子今天就替过世的老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