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十二章 ?六月的帐还的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六月的帐还的快 (第1/3页)

  唐义‘图纸’在手,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十岁,第一时间将杜构与杜荷请到了店铺的后面,摆上茶点之后挥退屋中下人,搓着手满脸堆笑殷切赔礼:“二位贵人,老朽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二位不要见怪才是。”

  杜构看不惯唐义奸商的嘴脸,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事到如今他也看明白了,杜荷今天拉着他出来肯定是别有目的,否则绝不会如此费劲吧啦的折腾。

  倒是杜荷还算靠谱,调侃着笑了笑,没让屋中冷场:“你这老头戏份真多!行了,我也不跟你磨叽,分成就按之前我说的,五五分账,回头我让杜崇过来签契约。别再拒绝,否则我马上走人,换另外一家合作去。”

  对于杜荷这种把钱往外推的行为,唐义眼中却闪过一抹失望,但很快便又打起精神:“既然二公子赏脸,老朽便厚颜受了,多谢二公子厚爱了。只是,二公子拿出如此重宝……”

  “没什么重宝不重宝的,随手之作而已。”

  杜荷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打断唐义说道:“我想知道,按照图样,唐东家需要多久能够将实物拿出来。”

  一个纨绔子弟的随手之做,就算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唐义显然是不信杜荷的,那图样此时就在他的手中,别的不说,单就那详尽的标识来说,不在木器行业浸淫个几十年,想都别想画出来。

  所以,这图一定是杜家的传家之宝,甚至有可能是当年木匠祖师爷公输班的手稿也说不定。

  至于为什么如此新……,手抄件罢了,难道还能指望着人家把原件拿出来?

  不过,这些都跟他唐义没什么关系,人家愿意吹牛,自己听着也就是了,没必要跟钱过不去。

  琢磨着‘图纸’的来源,唐义伸出三根手指:“三天吧,二公子这份图稿样式十分复杂,三天能出实物,已经是昼夜赶工的结果了。”

  杜荷算了一下日子,觉得应该能来得及:“行吧,三天就三天,唐东家尽量抓紧时间,要是提前弄好了,就先送到我家里去。”

  “没问题,老朽亲自看着,一定让二公子满意。”

  唐义连连点头,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改口问道:“对了,不知这套桌凳需要用什么材料打造。”

  “自然是用最好的材料,这是我准备送给恩师的谢师礼,不能有丝毫马虎,至于费用,就从以后的分成里面扣吧。”

  杜荷说完之后,想了想又补充道:“唐东家尽量多准备一些上好的木料,我这套桌椅送出去之后,相信要不了多久,京中就会有许多人来找你打造,到时候可不要措手不及。”

  唐义听了这话,哪能不明白杜荷这是要亲自下场去做推销,当下忙不迭的点头:“二公子放心,老朽这几天什么生意都不做了,全力备料。”

  杜荷无所谓的点点头,说白了,他找唐义合作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空手套白狼,要是能顺手再赚一笔自然是好的,赚不到也无所谓。

  现在目的达到了,也就没了继续谈下去的心思,看了杜构一眼,打算告辞离开。

  也就在此时,杜荷想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扭头看向已经准备在发财大路上奋力前行的唐义道:“对了,唐东家,你会做折扇么?”

  “折扇?”唐义愣了一会儿,摇头道:“二公子,折扇是……?”

  杜荷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木器行的老板,竟然会不知道折扇,难道大唐的折扇都是铁的?

  “哥,把你的折扇拿出来,让唐东家看看。”杜荷本以为杜构会啪的拍出一柄折扇来打唐义的脸。

  结果,杜构一脸蒙圈的盯着他:“什么是折扇?”

  想着难道唐朝折扇的叫法不一样?

  杜构就无语了,比划着说道:“折扇!就那种一抖就开,再一抖就合上,‘哗哗’的那种。”

  杜构冥思苦想,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杜荷说的是个什么东西。

  唐义绞尽脑汁,半晌之后同样没想到杜荷说的是个什么玩意。

  两人傻夫夫的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杜荷。

  杜荷就恼了,用手沾着一口没动的茶汤,在桌上画了扇型,然后又勾勒出扇面:“就是这种扇子,别说你们没见过。”

  “嗯!”杜构嗯了一声,重重一点头:“你还别说,这真是为兄第一次见。”

  艹!

  连杜构这种公子哥儿都不知道有这东西……。

  难道大唐真的没有折扇。

  杜荷哭笑不得。

  没有这东西,装·逼连点都没有仪式感好不好。

  看看满头雾水,依旧没有领悟其中奥妙的唐义,杜荷心中一动:“唐东家,所谓一事不烦二主,不如借你这地方,帮我制柄折扇如何?”

  唐义有些为难的咧了咧嘴:“制做一柄倒是没问题,可是……老朽这里的匠人怕是不知如何着手。”

  “没关系,我来指导,麻烦你准备点带香味的木料,最好是檀香木,没有的话……丁香木也可以。”

  ……

  杜荷与杜构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一路上,看着杜荷拿着新鲜出炉,带有檀香味道的折扇十分骚气的一会儿抖开,一会儿又合上,杜构心里就后悔没趁他小时候多揍几顿。

  太欠了这小子。

  不就是一把折扇么,臭显摆什么啊。

  大不了明天老子也找唐义去做一把,嗯,做一把更好的。

  杜荷却不管他如何想,回了家,进了大门,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大哥,我先回去休息了啊,明天还要去进学,可不敢再起晚了。”

  话说,这一天下来,先是在弘文馆跪了一上午,中午又跑去跟李二较劲,下午又去西市折腾一圈,你别说杜荷只是个十三岁的大孩子,就算是个成年人估计也得累屁了

  杜构看着他的样子,是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拦了杜荷一下:“你先等等。”

  杜荷诧异道:“还有事?”

  杜构懒得废话,直接说道:“嗯,我问你,今天下午你找那个唐义谈生意,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固执的要跟他五五分账?”

  “你不知道?”

  杜构反问:“我应该知道么?”

  杜荷感觉这老哥就是故意在消遣自己:“哥,咱别闹了成不,我都快要累死啦,你现在跟我说这个?”

  “对,必须现在说,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就别想回去睡觉。”

  可怜的!

  跟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