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七章 ?我没想当老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我没想当老大 (第1/3页)

  琴棋书画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

  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盐酱醋茶。

  两仪殿御书房,下了朝的李世民手中多了一份手抄件,上面赫然便是上午杜荷在陆元郎逼迫下所‘作’的那首诗。

  乍一看,这诗似乎就是一首打油诗,游戏之做,可细品就会发现,这其中寓意深远。

  尤其是在杜家失势的当口,出自杜荷口中,品读之下倒有一种凄凉的味道。

  当初留恋烟花之地的富家公子,如今却只能为柴米油盐而奔波,其中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摇摇头,李世民将诗作放下,突然一笑:“看不出来,杜荷这小子还有这般才华,竟然还会写诗。”

  “应是有感而发吧。”房玄龄同样看过桌上的诗文,摇头叹道:“不过,德明这次却是有些过了,怎么能让一个孩子五步成诗,这有些强人所难了。”

  李世民显然并不支持房玄龄的观点:“朕倒是觉着德明做的不错,杜荷那小子朕昨日可是见过,惫懒的紧,不给他一点压力怕是能混吃等死一辈子。”

  房玄龄呵呵一笑,并未在这个问题上与李世民争论,这都无足轻重的小事,杜何再怎么说也是个小辈,不值得让一个丞相和皇帝如此郑重其事。

  倒是李世民,沉默片刻,突然开口说道:“朕打算将小十七许给杜荷,你看如何?”

  “怡公主?”房玄龄一愣。

  此前虽然早有传言说李世民打算对杜二郎赐婚,但大多都是以讹传讹,没个准信,如今皇帝之口证实,着实让房玄龄有些意外:“陛下,这是不是太早了些?”

  “朕之前也觉得有些早,不过……那小子既然表现欲那么强,朕便再给他一点压力,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李世民手指有意无意在诗抄上面轻轻敲着,估计是被这诗给刺激到了。

  房玄龄苦笑,说实话,十七公主李怡下嫁杜荷对于杜家来说是好是坏真的很不好说,毕竟这位公主的性格跟皇帝陛下太像了。

  杜家的当代家主杜构根本压不住这位公主,主母崔氏也同样如此,至于杜荷……房玄龄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能不能压住这位公主,但很大可能是压不住。

  如此一来,杜家就会绑上十七公主的战车,在未来……算了,眼下都顾不过来,谁会考虑未来呢。

  至少目前来看,杜家与十七公主绑在一起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性格爽直敢说敢做的十七公主能看上杜家那小子么?

  ……

  刚刚完成报到,并上过一节课的杜荷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被李世民给安排上了,更不知道那位皇帝陛下给他安排的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十七公主,李怡,也就是那位追求自由恋爱第一人——高阳公主(不要在意年龄,年龄都是假的)。

  是的,就是高阳公主,这位本该属于房遗爱的彪悍妹子,硬是被杜荷这只小蝴蝶一膀子扇歪了未来的人生路,正磨刀霍霍的向他杀来。

  “杜二郎,认识一下,俺叫程处默,程家老大,今年十五,你多大?”中午放课之后,一个体毛旺盛的肌肉男顶着一张毛脸一头扎在正不断揉腿的杜荷面前,钢针一样的络腮胡让他看上去至少三十多岁。

  “十三。”尽量躲避着迎面而来的唾沫湦子,杜荷满脸纠结,惜字如金吐出两个字。

  毛脸的程处默哈哈大笑:“哈哈哈……很好。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弟了,以后跟我混,出了事就报我的名号。”

  杜荷满头黑线,老子是来读书的,不是来混社会的,也不是来混社团的,拜大哥开什么玩笑。

  想拒绝,边上又挤过来一个俊俏的小后生,往邻桌一坐,笑着说道:“杜二郎,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