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六章 ?弘文馆进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弘文馆进学 (第2/3页)

赞。

  白胡子老头儿倒是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扫了杜荷一眼,淡淡说道:“你便是杜荷,杜家杜二郎?陛下昨日跟老夫提起过你,并推荐你入弘文馆随老夫学习。”

  杜荷谦虚一笑:“回先生的话,都是陛下天恩浩荡,慧眼识珠。”

  白胡子老头淡定的脸上起了一丝抽搐,不会用成语就别用,慧眼识珠能特么用在这时候么。

  心累,这一届学生忒特么难带了!

  再次平复了一下心情,老头儿的声音沉重了不少:“杜荷,老夫只说陛下推荐你入弘文馆随老夫学习,并未说已经答应了。”

  杜荷苦笑,依稀从老头儿身上看到了当年带过自己那个老教授的影子。

  天可怜见,这都倒了一千四百多年的时差了,怎么老师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有与时俱进。

  收回那些不怎么靠谱的想法,杜荷笑着说道:“原来如此,那,不知先生要如何才会答应学生入学呢?”

  老头儿捻着胡子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你父刚刚仙去不久,老夫也不好过于为难你。这样吧,今日老夫正在给他们讲读诗经,你若是能用从门口走到老夫面前这段时间,做出一首七言来介绍自己,便算你通过。”

  杜荷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我艹,太狠了吧?这还不算为难老子?

  杜荷看了一眼自己与老头儿之间的距离,满打满算,六步!

  只不过,六步之后自己就要站到老头儿头顶上去了。

  也就是说,自己跟老头之间,其实最多只能走五步。

  五步啊,曹丕当年还给曹植留了七步呢,这老头儿竟然只给自己留了五步,还特么要写一首介绍自己的七言诗。

  杜荷心中大骂的同时,课室中众纨绔也都变了脸色,一道道同情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杜荷。

  兄弟,节哀吧!

  谁让你不走运,迟到了不说,还撞到了陆老头儿的手中了呢!

  也是合该你倒霉吧,今生注定与弘文馆无缘。

  某荷不识白胡子老头儿,他们可是在老头儿的淫威之下熬了不知多久,都知道这老家伙绝对是说到做到的主儿。

  此老姓陆,名元郎,字德明,性格刚硬古板,贞观初年领弘文馆馆主之职,总领馆务,就是传说中的校长。

  现在,他既然说让杜荷在数步之内作出一首七言诗来介绍自己,那就绝对不会再把这话给收回去。

  如果杜荷达不到他的要求,那真的会与弘文馆擦肩而过,就算有皇帝的推荐也没有用,没错,老陆就是这么刚。

  至于说,杜荷能够完成陆元郎的要求……。

  艹,吹牛·逼也要有个限度。

  大家都是在京城混的,谁不知道谁啊。

  他杜二郎要是会作诗,老子们四脚着地从屋里爬出去。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陆元郎才不管这些纨绔们怎么想,捋着胡须丝毫不给杜荷准备的时间:“杜公子不会是想要站在那想上几日时光吧,老夫时间有限,怕是没有这个耐心等下去。”

  说实话,他之所以如此紧逼,倒还真不是因为杜茶迟到,更不是因为杜如晦已经病故。

  他跟老杜没仇没怨的,不至于如此。

  再说就算真的有仇,以他的身份,也不会跟个后辈一般见识。

  甚至对于陆元郎来说,弘文馆多一个少一个学生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

  弘文馆存在的目的,其实就是李二想把那些纨绔子弟们约束起来,省得他们在外面到处惹事生,根本就没人指望他们真能学到什么。

  但杜荷不同,昨天他打了汉王的事情已经传开了,陆元郎甚至都听过不下三、四个版本。

  在他看来,杜荷就是个目无君上,桀骜不驯的刺头,留在馆中绝对是祸非福,更不要说陛下还想让自己收他当个亲传弟子,这不是开玩笑么。

  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名声一直很好,可不想在人生的最后一程被杜荷给葬送了。

  正因如此,他才故意出题刁难杜荷,希望杜荷能知难而退。

  至于说……,杜荷真的满足了他的要求,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做出诗来会如何……。

  陆元郎必须承认:那就是天意如此,非人力所能及也。

  只是,老陆只考虑了自己,却没有考虑杜荷的感受。

  众目睽睽之下的杜荷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杜家失势已经成定局,如果今日再被他赶出去,那特么未来的日子几乎无法想象。

  想至此处,杜荷把心一横,我去你大爷的,爱谁谁吧,老子堂堂二十一世纪的网络写手还怕作(抄)诗?

  再次把手一拱,对着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