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五章 ?杜荷买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杜荷买马 (第1/3页)

  抬走了被揍到屁滚尿流的李元昌,又赶走了厚颜无耻的杜荷,御书房终于安静了下来。

  李世民忽然发出一声悠然长叹,对长孙无忌说道:“无忌啊,你我相交多年,可信真朕是那种鸟尽弓藏之人?”

  长孙无忌呵呵一笑:“陛下多虑了,这都是杜家小子胡言乱语,您又何必放在心上。”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李世民目光深邃看向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摇头:“算了,暂时不想这件事了,反正以后时间久了你们自然知道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了,这杜荷挺有意思的,胆大心细,睚眦必报,到是一点不比他老子差啊。”

  “呵呵……,陛下说的是,克明当年不也是因为受了一点委屈……”长孙无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与李二嘀嘀咕咕谈起了当年的秘闻。

  太极宫承天门外。

  杜荷一出来就看到驴子拉磨般团团转的杜构以及面色和善如邻家大叔的房乔房玄龄。

  杜荷感谢前任给自己留下记忆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动,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哥哥能把房玄龄给拉来了。

  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宰相啊,国家总理一样的存在,岂是那么容易请的。

  揣着这样一份感动,杜荷暗下决心,就冲杜构这一点,自己就不能让他真的便成一个残疾,说什么也要让他打消去登州的念头。

  “哥,房伯伯,你们怎么都来了,不过是一点小事情,何至于伯伯亲自跑一趟。”

  “二弟,你真的没事?”看到杜荷平安归来,杜构的情绪有些激动,拉着他上上下下大量半天,直到确定他没事才长处一口气。

  倒是房玄龄一直很淡定,笑着说道:“老夫一直跟你大哥说,陛下既然派了苏定方去抓你,就没真打算把你怎么样,只是杜构这小子关心则乱,听不进去罢了。”

  杜构讪讪:“房伯伯神机妙算,杜构惭愧。”

  杜荷点头:“我哥一直都这样,从小就毛毛躁躁的,让房伯伯费心了。”

  杜构:……

  我是你哥,还是你是我哥,在这么说话信不信我揍你。

  “哈哈哈哈……”房玄龄见杜荷说的有趣,打了个哈哈:“你这小子,如此编排自己大哥,当心他回去给你穿小鞋。”

  杜荷嘿嘿一笑:“哪能呢,我哥最疼我了,可舍不得罚我。”

  好吧,这小子总算是说了句人话,吐槽不能的杜构翻了个白眼,拉过杜荷问道:“这次进宫陛下跟你说什么了,老老实实的说,不许添油加醋。”

  一时间,房玄龄和身后的老仆全都竖起耳朵。

  之前淡定归淡定,并不等一他们不好奇杜荷在宫里经历过什么。

  杜荷摸摸鼻子,一脸无辜:“没说什么啊,就是问一问家里的情况,看咱家挺可怜的,就让我好好读书,为此特地赐我一个去弘文馆进学的资格,还说要给我找个好老师,好像姓……姓陆。”

  “姓陆的老师……,可是经学名家陆元朗?”房玄龄一惊,差点把胡子揪下来。

  尽管杜荷说的不尽不实,可房玄龄知道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说谎,毕竟这种事情将来很容易就会被人知道,没有说谎的必要。

  杜荷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好像是,当时太紧张,没听清楚。”

  “唉,好运气的小子,老夫,老夫真不知说你什么才好了。”房玄龄摇头叹息,以他身为宰辅的心胸,此时都有些嫉妒了。

  杜构目光幽幽,好气哦,我都没进过弘文馆,凭什么这小子那么废,却有机会进去,还拜了那么好的一个老师,这将来只要不出意外,靠他这个老师都能在朝中混个不错的职位。

  特么,陆元朗可是太子少师啊!

  拜他为师等于成了太子的师兄弟,有这层关系摆着,就问你怕不怕。

  杜荷被两人盯得脊背生寒,讷讷道:“干嘛怎么看我,这只是陛下的意思,人家陆老师收不收我还不一定呢。”

  算你小子有点自知之明,杜构翻了个白眼,哼哼唧唧道:“既然没什么事,那你一会儿就快点回去吧,准备准备,机会难得,千万不要错过了。”

  “哦。”杜何答应一声,想走却发现杜构没动地方:“大哥,你不回去?”

  “我还有事,先不回去。”杜构说着又对房玄龄再次致谢,然后也不搭理杜荷,就那么带着管家施施然的走了。

  真尼玛潇洒,杜荷苦笑,看看房玄龄,心中一动:“房伯伯一会儿要去什么地方,不知可有时间聊聊。”

  “你这小家伙想聊什么,老夫等会儿要去西市做一些调研,你若有什么话想说,就跟老夫走一趟吧。”房玄龄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的,竟然答应了杜荷的要求,带着他一同上了马车。

  瞅着房玄龄一身便服,杜荷撇撇嘴,说什么调研,还不就是上班时间摸鱼。

  奈何此时有求于人,只能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上了马车,找机会开口道:“房伯伯其实小侄今日是有事相求,一会儿希望伯伯能认真考虑一下。”

  “什么事,说说看。”房玄龄眼中杜荷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屁孩,跟他家老二房遗爱大差不差的年龄,所求之事不外乎就是些狗屁倒灶的小事。

  然而等杜荷一开口,老房傻眼了。

  “房伯伯,我哥现在一门心思想去登州,你能想办法把他调到其它地方去么?”

  “你给你哥调职?这是你的想法还是你哥的想法?”

  “当然是我的想法,我哥还在做光宗耀祖的美梦呢,也不想想登州那是什么地方,就他那性格,除了去添乱还能干什么。”杜荷实话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