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四章 ?与李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与李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1/3页)

  “不去,求人不如求己,房家能保我一次,难道还能保我两次三次。”

  杜荷拒绝了。

  因为穿越者的骄傲也好,因为对太极宫离那位大唐最大的包租公的了解也罢,总之他拒绝了杜构。

  在旁人看来这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可他不得不选。

  李二如果真想杀他,房玄龄绝对保不住,就算能保住一时也保不住一世。

  既然保不住,那就不如早死早投胎,说不定还能赶上末班车,也许上辈子的尸体还没来得及火化,再穿回去还能继续活。

  而如果李二不想杀他,那就不用在房玄龄那儿浪费一次人情,毕竟人情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用光了也就没了。

  是的,杜荷就是在赌,拿命在赌,赌赢了从此广阔天地大有可为,赌输了……那就全书完呗,还有什么可说的。

  杜构被惊呆了,不可置信的望着杜荷:“二弟,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刚刚可是打了汉王,那是皇族!”

  “皇族怎么了,皇族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大哥,别把李元昌看得太高,他未必真就很得宠。”想到李承乾造反之后,李元昌的结局并不比自己好,杜荷信心十足,大家五五开而已,谁怕谁啊。

  就这样,拖拖拉拉,很快外面就传来甲胄碰撞之声,一个穿着明光铠的将军带人围住了莱国公府的大门,抱着膀子施施然走进了杜家大门。

  苏烈苏定方!

  杜构见到来人心灰若死,知道再说什么都晚了,索性直接迎了上去,对其拱了拱手:“苏将军,一别年余别来无恙否?”

  终是还抱着一点不该有的希望。

  万一不是找杜荷的呢。

  苏烈正式还礼,声若洪钟:“杜公别来无恙,本将此次前来是奉陛下口谕,带尚乘奉御杜荷入宫面圣的。”

  果然还是逃不掉么,杜构心一沉,强打精神再问:“不知可是为了汉王之事?”

  “本将不知。”苏烈摇摇头,看了杜构身后一眼:“杜公,尚乘奉御可在府中,麻烦将他叫出来,本将也好回去交差。”

  话说到这个份上,杜构知道不交人肯定是不行的,毕竟禁军都来了,带队的还是百骑破万敌的苏烈,这充分说明了皇帝陛下的态度。

  可若是让他将杜荷交出去,杜构又心有不甘,正犹豫着,杜荷笑呵呵走上前来:“大哥不必为难,小弟不做亏心事,自然不怕鬼敲门,这便随苏将军走上一遭,大哥且好生看家,小弟去去便回。”

  什么叫鬼敲门?合着讽刺老子呢。

  苏烈眼眶子直跳,满头黑线,怒极反笑:“呵呵,杜二公子好气魄,苏某佩服,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二弟……”杜构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站在门口对随着苏烈离开的杜荷叫道:“二弟不要怕,为兄这就去房相府上求援,稍后自会去宫中接你……。”

  杜荷无所谓的对着身后摆摆手,耸耸肩对苏烈说道:“我哥他就这样,听风就是雨,老苏你别放在心上。”

  老……老苏?

  苏烈诧异瞥了杜荷一眼:“杜二公子难道真就不怕?亦或是在故作镇定?苏某听说陛下得知汉王被打之后,龙颜大怒。”

  “呵呵……,如果我没说错,老苏你现在应该不在禁军序列吧?”

  “不错,苏某在长孙仆射的左武候卫任中郎将一职。”

  杜荷点点头,摊手说道:“你看,陛下放着左右卫的禁军统领不用,偏偏派你一个左武候卫的来抓人,这岂不是说明已经将这次的事情定性为普通的斗殴,既如此,我为什么要怕。”

  苏烈愣了一下,不由对杜荷刮目相看。

  以前只听说这小家伙是个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无所不好的纨绔,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不含糊,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将局势看的清清楚楚,看来坊间传言当真是不可全信。

  正走神呢,却听杜荷又问:“哎,对了老苏,刚刚你一直喊我尚乘奉御,那是我的官职?”

  “不错!”苏烈回过神,淡淡说道:“此为杜仆射离世之时,陛下对你的封赏。”

  “哦,那尚乘奉御到底是个什么官?大不大?”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从五品上的官职。至于具体是干什么的……”苏烈顿了顿:“宫里有尚乘局,掌宫中御马,尚乘奉御便是尚乘局的主官。”

  “管,管马的官……”杜荷差点没一跟头栽到地上,瞪着眼睛道:“那不就是弼马温?”

  艹,李二不地道啊,竟然让我当弼马温?

  杜荷整个人都不好了,瞬间变的无精打采。

  苏烈满头雾水,搞不清楚,为什么杜荷打了汉王都能‘怡然不惧’的去面圣,结果听到自己是尚乘奉御却直接蔫了,这孩子脑子怕不是有问题吧?

  行不多时,皇宫在望。

  主要是布政坊就在皇城的外面,距离说来并不远,走路也就不到半个小时,聊上几句自然也就到了。

  ……

  太极宫,两仪殿。

  胖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