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一章 ?杜老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杜老二 (第1/3页)

  大唐,长安城。

  来自漠北的寒风驱散了炎炎夏日,给这座繁华的都市带来了丝丝凉意。

  大街上,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所有人都在谈论着突厥战败的消息。

  嚣张到不可一世的突厥人被强大的大唐铁骑打败了,从此北方边境再无困扰,征战多年的亲爹,亲哥,亲老公要回家了。

  贞观四年的这个秋天,无数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感慨着国家的日益强大,谁都没有注意到,街边那个禹禹独行的身影。

  杜荷,莱国公府二公子,曾经高高在上,被无数人吹捧。

  可随着半年前老杜的骤然离世,一切都变了,跌落尘埃的杜二公子受不了这一打击,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伤春悲秋,郁郁寡欢。

  在杜荷身后,十一、二岁的小书僮杜安,忧心忡忡的望着前面那个的背影,作为长随,杜荷这半年来的变化都被他清楚地看在眼里,可是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劝解。

  夕阳下,主仆二人就这样走着,影子被拖的老长老长。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后面传来,一连串的惊呼、尖叫声中,主仆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一辆由两匹纯黑色骏马拉着的马车以十分不讲道理的方式拦在了他们前面。

  接着车窗里探出一张刻薄的脸,色眯眯的眼睛放出逼赖赖的光:“我还以为是谁走路不长眼精,惊了本王的马车,没想到,原来是名镇长安的杜二公子。”

  杜荷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车上那人化成灰他都认得,正是皇帝陛下李世民的弟弟,深得太上皇李渊宠爱的汉王李元昌。

  这家伙与自己素有旧怨,挑衅那是常有的事,尤其是老头子驾鹤西游之后,此人更是变本加厉,只要遇见了,就少不得要被他羞辱一番。

  今日……,只怕不能善了了。

  正想着,身边又有两辆马车依次停了下来,两个衣衫华丽,鬓角还十分骚包插着一朵花的少年分别在下人的搀扶下走下马车,带着满脸的不屑堵住了他的退路。

  杜荷瞥了两人一眼,老熟人了,李元昌的跟班,武家兄弟,工部尚书武士彟的两个儿子武元庆和武元爽。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前面李元昌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一步三摇,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来到杜荷面前:“我说杜荷,看不出来你现在混的这么惨啊,你爹死了之后连马车都做不上了。啧啧,还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欸,不对,你杜老二好像算不得凤凰,最多是一只癞蛤蟆,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哈哈……”不等杜荷有所表示,肆无忌惮的笑声自武家兄弟的口中传出,犹如夜枭,说不出的刺耳。

  贞观名相杜如晦的二儿子,放在半年前,那也是长安城数一数二的纨绔子弟,哪怕没有机会继承爵位,也是大多数人惹不起的存在,以武家兄弟李元昌跟班的身份更是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现在嘛……,杜如晦已经死了快半年了,杜家声势一落千丈,曾经高高在上的杜二公子也成了可以随意欺凌的对象,不拿来踩一踩,简直对不起当初心那份羡慕嫉妒恨。

  于是,年龄大点的武元庆笑了一阵之后,装出很潇洒的模样,颐气指使着说道:“杜老二,我给你出个主意怎么样,只要你跪下给汉王殿下磕三个响头,再叫三声亲爷爷,我就劝殿下将马车借你坐一会儿。”

  “哈哈……”更加肆无忌惮的笑声自李元昌口中传出:“不用那么麻烦,只要他跪下从本王腿间钻过去,本王的马车可以借给他做上一天。”

  如此侮辱让杜荷忍无可忍:“李元昌,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天子脚下,请注意你皇族的身份。”

  “身份,你给我提身份?!”李元昌面色一变,显得有些狰狞,大脸盘子上那几颗麻子都在放光:“你那个死鬼老子当年弹劾本王的时候,他怎么不想想自己是身份,害本王被皇兄当众训斥丢尽了脸面不说,还被禁足三个月,让老子丢尽了脸。”

  李元昌越说越气,唾沫湦子喷了杜荷满头满脸,兀自不肯罢休:“杜老二,实话告诉你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