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_第10章 前途未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章 前途未卜 (第2/3页)

建筑材料的车和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倒更像是热火朝天的工地。

  等到九月份,大学城会真正活过来。

  顺着还未命名的大学城1号路,吕冬见到了泉南市最有名的几所高校,它们相距不算太远,坐落在道路两侧,往南往北有大片发展空间,崭新的校门和楼群已经建成,就等着新生入学。

  吕冬见到个流动商贩,过去买了烧饼当早餐。

  这边卖东西的极少,烧饼高达五毛钱一个,这边乡村地区普遍一块钱仨。

  吕冬还换了几张五毛零钱,借此机会聊了一阵,以了解情况。

  又转了一圈,将有用的东西记在心中,大学城没地方放自行车,随便放绝对会丢。

  这是一个需要严打的年代!

  吕冬回头赶往县城,很快就到了县城西侧的车站。

  县城就是座大点的小城镇,同时作为宁秀镇和青照县的驻地。

  这年代,最高的建筑才七层。

  吕冬存好自行车,提着黑色方便袋,没有进车站,而是在西侧路边等,这里有个公告栏,上面有张陈旧变色的悬赏通缉令。

  通缉令上的头像风吹日晒雨淋,有些模糊,下面的人名叫乔克力,先后入室和拦路抢劫杀人,潜逃以后又在外地犯过事,悬赏通缉金额最高达五千。

  数字足以说明此人罪大恶极。

  吕冬见过一次乔克力本人,当年他刚进宁秀中学读初一,上初三的乔克力就给同学捅了手掌,虽然赔钱了事,但乔克力被学校开除。

  这人在上学时留下无数恶名,胆大心狠手黑,据说小学五年级时离家出走,晚上住坟窟窿,白天偷代销店度日,有次被代销店老板娘抓住,用马扎砸破了老板娘的头。

  宁秀镇至今还留着乔克力的传说。

  等了几分钟,有辆老中巴过来,吕冬问了一声,然后才上车。

  别看离车站只有几十米,在车站买票3块,这里上车只要2块5。

  吕冬个人资产掉到十块以下,后面收入未定,每一毛都要珍惜。

  随便找个空着的双人座坐下,中巴晃晃悠悠往前开,车窗玻璃晃朗朗直响,吹进来的风,抵不过车里的闷热。

  空调是不可能有的,吕冬尽量靠近窗边,多吹点风。

  县城到市区本就不远,穿过大学城,市区东郊车站是终点站。

  中巴走的从大学城到泉南东外环的路,后来没有了,变成一片住宅区。

  吕冬庆幸没骑自行车,否则认路也是麻烦。

  在站外下车,吕冬换乘无人售票公交车,他提前换好了五毛零钱。

  中间换趟车,半个多小时后,吕冬才到舜山文化市场。

  市场在山下的广场边上,分为数个区域,最外面是旧书和花鸟市场,再往里有一条南面靠山的石板路,路北边是些仿古店铺,南边挡泥墙下全是练摊的。

  这里是早市,太阳已高高升起,人不算多。

  吕冬没急于进去,先站在外边观察了会。

  摊位上琳罗满目,老秤杆,旧马扎,红像章,袁大头,甚至连冥币和烧纸都有。

  吕冬本就不算高的期待值下降不少,但到了这里,总要进去看看。

  走上石板路,吕冬忽然发现,自个非常扎眼。

  十八年,生于农村,长于农村,一种属于农家人的气质刻在骨子里。

  不过,吕冬脸皮向来不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