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_第4章 男人的保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男人的保证 (第2/3页)

,漆成棕色的桌子和凳子,还有一个父母结婚时买的大立柜。

  双开门的大立柜,中间有半身镜,吕冬穿好衣服看了眼:小伙子高大强壮,长得不赖,就中分又土又傻,像刘魁胜。

  貌似在学校也有个魁胜的外号。

  转身准备走,注意到了墙上的古惑仔海报,吕冬毫不犹豫全撕了下来,反倒是两张动画海报下不去手。

  那是充满正气的红色机器人和满身邪恶的白色机器人。

  吕冬收回手,将古惑仔海报团成废纸,留下了柱子和天哥。

  出了东屋,吕冬把废纸扔进旧涂料桶做成的垃圾桶,也将无知扔掉,然后进堂屋,伸手抓住拉线,拉亮电灯。

  偏黄的灯光洒满全屋,堂屋布设同样简单,两把大椅子中间是黑色八仙桌,桌子下面塞着用来吃饭的圆桌,陈旧的马扎堆放在墙边。

  东西两边墙上,挂着几幅字画,高低柜上放着青瓷圆罐和白瓷茶杯,玻璃抽拉门后面,还有一摞青瓷碟子,带着丝古色古香。

  这不是老物件,字画是吕冬去世的爷爷在八十年代末所书所画,他早年间当过中学老师。

  书画挂在墙上时间长了,画纸和装裱明显泛黄。

  瓷器吕冬也有印象,十岁左右时,程立峰的表哥搞来外贸陶瓷,便宜精美结实,附近村不少人买过,但很快被打成投机倒把,那人后来去了南方,再也没见过。

  这家里没有真正的老物件,或许以前有,但破四旧时全都砸光烧光了。

  八仙桌正上方的墙壁不同一般人家,未曾挂中堂,而是一个黑白相框。

  相片中的人头戴大沿帽,坚毅的目光凝视远方。

  吕冬跪下磕了个头,眼神渐渐聚拢坚毅,就像相框中的男人一样。

  “我会撑起这个家!”吕冬心念前所未有的坚定。

  堂屋陷入沉寂,简易的家具衬托的是一个男人的保证。

  吕冬拉灯离开堂屋,回到东屋倒头就睡,一晚重体力劳动带来的疲惫,让他迅速进入梦乡。

  心中挂念水情,这一觉睡得不长,吕冬起床后,太阳还挂在正东方。

  简单洗漱过,吕冬锁上门,出了村北,上河岸。

  沿河岸去果园,青照河水势仍大,昨晚天黑看不真切,如今放眼望去,将大片水葫芦不断往下游送去的黄色激流,距离堤顶也就一米,咆哮的洪水猛兽就在脚下奔涌。

  河岸对面,马家村也有人值守,那边承受的压力同样不小。

  来到昨晚奋战的地方,李文越就坐在沙袋上,紧盯着河水堤岸。

  “你没睡?”吕冬停下来问道。

  李文越头发垂落,习惯性甩头,带着无奈说道:“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昨晚除了敲锣叫人,啥都没干,村里这情况,总要出份力。”

  两人光屁股一起玩到大,从育红班到高三全是同班同学,他有话就说:“你转性了。”

  吕冬翻了个白眼:“我也有靠谱的时候好不好!”他赶紧转话题:“有没有好消息。”

  “刚三爷爷来过,他说上面打电话了,水库不会再提闸。”李文越说话声音不高:“暂时保持现在流量。”

  他突然笑了:“还件事,咱宁秀镇镇长一早从县城过来,车在高速路桥洞积水里趴窝,后面车全给挡住了,建设叔带人去了。”

  吕冬摇头,高速路桥洞下雨积水,早就是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