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_第4章 男人的保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男人的保证 (第1/3页)

  天光大亮,大部分人暂时回家休息,只留下少数值守,吕冬没有去果园,沿着河边的路进了吕家村。

  他想先到老屋看看。

  村里是典型的水泥路,前阵子下过雨,有些地方一脚踩下去,烂泥没过脚腕。

  太东省属于人口大省,经济总量连年位居全国前列,泉南是省会,去年还晋升副省级城市,紧挨着泉ns区东侧的青照县,在泉南所有县里,始终排在第一,多份全国百强县名单中,也能在八十名左右打转。

  就连太东省和泉南市全力打造的大学城,都在青照县境内。

  按照正常发展,再过几年,青照县就会改为青照区。

  但年代和社会大环境摆在这里,哪怕以青照县的经济,硬化道路也只到了各村村口,村里情况较好的,能自己补贴一部分,修条村中主路。

  吕家村硬化了主路集街,从村南口到北边青照河新桥闸口,过了桥就是马家村。

  这也是古时候青照县的官道。

  吕家村历史悠久,吕家的家谱能追溯到明朝早期,由洪洞大槐树迁来。

  随着时代发展,这条官道早已变成乡村道路,吕家大集的一度繁荣,也淹没在时代更迭中。

  吕姓聚居在村西,像他大伯这样撑起村庄的一辈,大都批新地基去村南盖了新房,吕家街基本是些老屋。

  吕冬深一脚浅一脚走在烂泥路上,看着老街上的青砖房子,如果凌晨决堤,这一切会在汪洋浊浪中化为废墟。

  来到老街南边,吕冬轻易找到了自家老屋。

  跟老街大部分房屋类似,老屋以条石为基,青砖砌墙,青瓦盖顶,遍布岁月刻痕,不见古朴,只有衰败。

  屋顶长有杂草,随风而倒。

  大门油漆脱落,虫蛀明显,门梁上挂着块干干净净的红底黄字木牌——光荣人家!

  默默看了一会,吕冬目光落在锁住门鼻的大锁,略作回忆,在左边墙上抠出一小节碎砖,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农村不少人这样做,主要是穷的没啥可偷。

  进门,有裂纹的老影壁被粗铁丝捆住好几个地方,拉在后面粗壮的香椿树上。

  香椿树的枝杈和影壁之间,绑着小臂粗细的木棍,悬挂着面粉口袋缝成的自制沙包,上面隐隐有拍打印痕。

  吕冬过去,嘭的打了一拳,沙包晃动起来。

  大堂哥吕春退伍转业到派出所时,教过几次军体拳,中二少年受电影电视影响,弄上沙包瞎练,其实啥也不会,打架始终靠王八拳、力气大、敢下手。

  这些年没少惹是生非。

  回头想想做过的傻事,臊得慌。

  老娘回了果园,不在老屋,吕冬关好大门,来到压水机边,倒上引水,用力压水。

  村里早通了自来水,但只在早上和傍晚放水。

  有时拉闸限电,傍晚就不放水了。

  水位暴涨,没费多大劲,铁皮桶就满了。

  吕冬脱掉脏衣服,扔进铸铝大盆中,拿起舀子,舀水冲洗身体。

  一道道黄色的泥水,顺着铺地的青砖流淌。

  手上的伤早已不疼,对农家放养长大的孩子来说,不算事。

  清洗干净,穿上双拖鞋,吕冬先去他住的东屋穿衣服,仍然是一中夏校服和粗布裤衩。

  屋内布设简单,用两条长凳外加三块木板支起的单人床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