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_第1章 紧急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 紧急锣 (第1/3页)

  “我怎么在这?”

  夜色笼罩着三合土夯成的老旧河堤,吕冬推开铁皮手电筒开关,黄色光圈落下去,浑浊的河水就在堤下一米多点的地方,卷着成片的水葫芦翻滚而过。

  这是随时可能冲垮河堤的洪水!

  回过头,河堤后面不远处,老家吕家村隐没在黑暗中。

  这不是2019年!

  吕冬记得非常清楚:2019年利奇马台风来袭,老家青照河发洪水,回去协助抗洪,连续在河边奋战三天,离开时驾车途经高速公路下桥洞,因为过于疲劳,冲进了桥洞积水中,然后就不知道了……

  九成九在高速桥洞出了车祸。

  结果却在青照河河堤外面醒来,还年轻了。

  从河堤外侧爬上来时,吕冬就感觉到了变化,大肚腩不见踪影,身上特有劲。

  此刻借着铁皮手电低头扫了一眼,衣服也天翻地覆。

  脚上是沾泥的千层底,两只鞋前面都开了小窗户,躲在后面的大哥格外凉快——透风、透气、透水!

  腿上是粗布大裤衩,高端大气上档次,纯手工缝制!

  再往上是浅蓝色短袖t恤,够肥,够大,款式也够老气,自带变丑光环,胸口有四个字:青照一中!

  吕冬有印象,最后穿一中校服,是在高考后的夏天。

  记得当初高考结束,洪水肆虐,青照河决堤,吕家村被毁!

  吕冬受过网络时代轰炸,对现在的情况大致有所猜测。

  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高考结束后的夏天?年轻了?油腻中年肥男变成了壮小伙?

  精神还在恍惚,铁皮手电敲了下额头,疼!

  吕冬看向远处,夜幕下闪烁着点点灯光,隐约有人影晃动,河堤上隔一段就有人值夜。

  东南边二百多米外,灯光最为明亮,一座桥连接着吕家村中心集街和对面的马家村,这也是吕家村靠河最近的地方。

  桥头的闸口已经上了闸板吧?

  这奔涌翻滚着浊浪的河流,紧贴吕家村北而过,一旦决堤,后果不堪设想。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夜风送来的歌声中带着滋滋啦啦的杂音:“来吧,来吧,相约一九九八……”

  昏黄移动的手电光圈后面,一个人沿着河堤走来。

  人没到,一股臭味扑到了吕冬的鼻子上。

  吕冬是农家子弟,闻得出鸡粪的臭味。

  比起猪牛羊马,鸡粪的臭味更加浓烈刺鼻。

  “冬子!”带着乡音的话传来:“叫你巡河,跑哪了!”

  随着人越来越近,吕冬看清了手电光晕后面的人。

  来人四十左右,脸上尽是农家汉子的粗糙,他右手拿着手电,左手腕挂着小收音机,指上提着铜锣,锣上用绳子拴着只破布鞋。

  吕冬记起这是谁:“你是……铁叔……”

  铁叔姓吕,老家的养鸡专业户,为人有点抠,八十年代就被人叫铁公鸡,时间长了,比他小的开始叫铁哥,晚一辈的就叫铁叔。

  叫着叫着,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大号叫啥了。

  铁叔停下,瞅着吕冬:“你个冬瓜,连你铁叔都不认识了?”

  吕冬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记忆里,高考结束第二天,青照河在晚间凌晨决堤,滚滚洪水冲向吕家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