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尊_第二百五十一章我执魔刀,徐福现身,杀戮魔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一章我执魔刀,徐福现身,杀戮魔神 (第1/3页)

  以九幽法则御使天魔化血神刀,钱晨也尚且是第一回。

  这一刻,九幽阴河异动,浩浩荡荡的黑雾汇聚成一条无法想象的长河,凝聚成刀光,内中似乎有无数生灵哀嚎,无数重地狱无间。

  这一刻刀光似乎在钱晨手中化为了一尊无法想象的存在,诡异无比,活了过来……

  “噗!”

  新恒平打出了九州鼎,四面铭刻古老的山川图文,带着近乎镇压一切的道蕴,朝着那道刀光而起。

  天魔化血神刀的刀光无比诡异,但新恒平自信九州鼎能镇压一切法,因为他曾亲眼在先祖那里见过,天庭玉皇降下天劫,却为此鼎粉碎的恐怖力量。

  昔年仙秦以此鼎镇压九洲,布下九洲结界,一切仙佛不可渡……

  九州鼎的力量凝固了一切,便是天魔化血神刀的凌厉莫测,诡异恐怖的刀光,都被镇压到了山河图文之下,化为了地底的一条血河。

  “我执!”

  直到天魔化血神刀被镇压,蕴藏在其影子里的另一把刀,才初露端倪!

  当看到淡淡的化影刀光的那一刻,新恒平便知道,这一刀并非出自老僧的遗骸之手,而是同样出自那尊疑似九幽化身的红衣凶灵。

  这一刀中蕴含的魔念,比起老僧那万年不磨的执念更为恐怖。

  仿佛汇聚了九幽之中一切生灵不得解脱的执,宛若黑暗一般的刀光,给予他一种汇集了一切生命最执着的情感,无数有情众生意识升华的那一丝执念纠缠在一起,复杂无比,难分难解。

  便是世间一切道心都无法决断,剧毒无比的执!

  这一刀不蕴含任何的神通,存起于道心,也斩于道心……因此刀光掠过了九州鼎,一下子斩过了新恒平的脖颈,没有鲜血喷洒,也没有头颅冲天而起,只是让新恒平眼中有短暂的失神。

  然后被镇压在九州鼎中的血河便陡然暴起。

  被钱晨镰刀扯出一道血光,他的双手一转长柄,刀光便如天魔加持,与我执魔刀引出的众生怨念合一,在天魔加持下诞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生生崩碎了九州鼎!

  “纵然是九州如金瓯,众生有怨亦崩缺!”

  钱晨心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怅然,便是掌握九州鼎的仙秦,也已经覆灭了!

  召唤出一个虚影又有何用?

  镰刀扯出的血光,劈开了那九州虚幻的山河,割裂了星舰那重重禁制,与近乎不可能的变化之中,一钩,斩断了新恒平的头颅。

  他的元神脖颈之上,亦出现了一道血线。

  魔刀化血将纵入他的元神之内,刀光之中蕴藏的无数魔性,那污秽如血的无尽生命,会掠夺他所有的本质,然后重新化为血色刀光,破体而出。

  便是元神真仙,也无法在这一刀之下,逃得性命!

  但这一刻,钱晨的脸上却浮现了一丝动容之色,差一点连莫得感情的九幽化身都装不下去了!

  新恒平的头颅落下,却被他的双手突然接住,就连元神之上的那条血线都未能蔓延开来。

  因为天魔化血神刀的刀光在他元神之中,被人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

  看到与新恒平合一的星舰神祇,陡然睁开双目,探出两根手指,在新恒平识海之内夹住了那扭曲的血色刀光,钱晨心头凛然。

  这一刀在整个九幽加持之下,近乎不可思议,蕴含恐怖的魔性,虽然并非道尘珠中太上天魔之刀,但也汇聚了整条阴河的魔性。

  他借助大解脱魔刀反向扭曲,斩出我执魔刀,又以天魔化血神刀为壳。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